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江大

中国科学报:凌智勇:最好的教育是一座桥

发布时间:2017-06-20|浏览次数:

  从不允许学生在课堂上用手机拍照的凌智勇,这一次破例了。

  “我还没有一张上课的照片,大家想拍就拍吧。”54位大学生齐刷刷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为老师记录课堂上的身影。“凌老师,您太帅了!”学生们说。

  今年8月,江苏大学机械学院教授凌智勇即将退休,从教36年,让他最欣慰的是,在他的课上,学生不看手机、不打瞌睡,抬头率高、点头率也高。学生有了困难都愿意找他帮忙。“好的教育,要把最真的知识带到学生心里,给他们提供一个好的出路。”这是一名大学老教师对教育最纯粹的情感和体会。

  上好一堂课,注意无数个细节

  1982年,本科毕业的凌智勇被分配到江苏大学的前身镇江农业机械学院机制系液压教研室。当时,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目标,“教师是一份凭良心干活的职业,只要当一天教师,我就要言传身教带好学生,绝不能误人子弟。”

  在教研室里凌智勇一待就是三年,做实验、听课、改作业试卷、备课、试讲,直到1985年才走上讲台。第一次上讲台,凌智勇每次课前都足足花两天时间备好教案,才走上讲台。

  “上课的抬头率和点头率高不高,学生兴趣大不大,关键还在于老师。”凌智勇所上的课程是机械类专业介于基础课和专业课之间的专业基础课程,学生缺乏感性认识,对一些问题难以掌握、理解和记忆。在他教授的控制工程基础课上,凌智勇从来不用PPT,而是坚持采用板书把公式推导的过程一步步呈现出来,把所有的图一笔笔画出来,带领学生跟着推导过程去思考,按照画图过程去理解并学绘图。

  为了上好一堂课,凌智勇注意着无数个细节。他要求自己语言简练、抑扬顿挫,板书要书写规范、条理清晰,仪表要端庄整洁、落落大方,精神面貌也要乐观和善。甚至连擦黑板时落在手臂上的粉笔灰,他认为都可能影响自己上课的形象,于是发明了边竖擦边后退的“凌式擦黑板法”。

  他从不使用话筒,洪亮的声音让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学生仍听得清清楚楚。受凉咽喉炎发了,为了不耽误第二天一早的课,他总是按照正常剂量的两倍吃药,“面对讲台下一双双求知的眼睛,想到授课的内容对学生的现在、将来甚至一生都会有重要的影响,就不由得对讲台怀有敬畏之心。”凌智勇说。

  接进校门,也送出校门

  从1991年至今,凌智勇一直担任班主任、兼职辅导员。迎接新生时,别的老师都是轮岗值班,只有凌智勇在迎新的三天时间里全部待在学生宿舍,“这是和学生家长接触了解学生的最好时机,可以取得家长的信任和配合,共同做好学生工作”。

  每个周末的晚上,凌智勇都在学生宿舍度过。“我们班五十多个人,谁在哪个宿舍,我这个班长还没记全,可凌老师全都知道。” 机械电子工程2012级班长王天伦回忆说。到了学生宿舍,凌智勇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大嗓门一喊,学生们都跑来争着拉凌老师到自己宿舍坐坐,“凌老师,我们宿舍有好吃的。”“今天宿舍同学过生日,凌老师一起来吧。”

  带学生,凌智勇有着二十多年不变的规定动作:第一次放寒假时,要挨个给外省学生打电话询问是否到家;学生出现两门以上挂科的现象,一定会和家长联系,聊聊孩子的学习情况;学生毕业时,会一个一个地送别,直到把最后一个离校的学生送到车站站台。

  “学生进校门是我接,出校门时我一定要去送,算是为他们的大学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凌智勇说。

  带好学生才是捧住了饭碗

  2010年,青年教师张忠强来到江苏大学机械学院工作,凌智勇担任他的教学指导老师。听了凌智勇一个学期的课,张忠强觉得很好奇,“一门课讲了三十多年,怎么还能保持新鲜感?”

  凌智勇说,某种意义上说,学生是老师的衣食父母,带不好学生就相当于丢掉了饭碗,老师没有任何理由不好好上课。

  青年教师张兵一直忘不了自己的教学生涯首秀,必须过了试讲关,他才有资格走上讲台。作为青年教师助理教学环节的导师,凌智勇及时地出现在张兵身边,从听导师课做课堂笔记、到指定教材、课程内容、系里试讲等环节,凌智勇一一耐心指导。最后甚至自己站上了讲台,把试讲内容在黑板上演示了一遍。  

  在凌智勇的传帮带下,他所在教研室的青年教师都逐渐找到了教学的感觉,更把教学的事当成了重要事儿去做,因为课堂上稍一疏忽,凌智勇老师的“鞭子”就会抽下来。当看到所在系青年教师的评教分数排在自己的前面,凌智勇特别高兴,他说做这样的“前浪”值得。

  教育家雅斯贝尔斯曾说过,“真正的教育是用一棵树去摇动另一棵树,用一朵云去推动另一朵云,用一个灵魂去唤醒另一个灵魂。”凌智勇一直坚信:老师基本功扎实,学生就会服你;老师课上得好,学生就会喜欢你;老师付出了真爱,学生就会尊敬你。

  这三十多年,他做到了。

  相关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7/6/324592.shtm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2017年6月20日第6版